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世界奇闻网(www.totosay.com)收集最新世界奇闻奇事,奇闻异事,灵异事件,奇闻趣事,UFO外星人,未解之谜,门事件等文章,图片及视频。
当前位置:奇闻网 > 娱乐名人 > 她们把那些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了回来

她们把那些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了回来

来源:格林糖 更新时间:2019-03-31 11:41

她们把那些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了回来

如果说自婚是纱仓真奈继出书之后又一次成功的自我营销,那么她肯定是成功的。先天条件并不算出挑的她,在去年Fanza(原DMMR18)的年度报告中,她不仅高居女优人气总榜第二,而且更是成为了年轻人中最受欢迎的女优之一。

她们把那些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了回来

她们把那些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了回来

今年2月,日本电视台AbemaTV全程拍摄了纱仓真奈结婚的过程,但其中却没有新郎的身影。因为纱仓小姐姐是准备与自己结婚,而她的结婚宣言是:发誓永远爱自己。

她们把那些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了回来

她们把那些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了回来

此前,纱仓真奈就以AV女优中的才女闻名,她出版了两部关注都市女性的小说《凹凸》以及《最低。》,以及随笔集《身为高专生的我和世界邂逅只是个天职》。其中《最低。》还改变成了电影,并且纱仓亲自参与编剧。

她们把那些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了回来

她的小说之中塑造了瞒着家人拍片的AV女优缺少性生活的全职主妇等典型的女性形象,着重关注了女性的灵与肉双重层面的都市病。文中有大量对女性身体,以及成人行业的描写,自是纱仓取材自自己拍摄AV的真实经历。

据她回忆,几年前在接受杂志采访时,说到自己非常爱读书,于是编辑部就问:要不要给我们投稿几篇短文?。由此开始了写作生涯。大多数文字都是在拍摄AV之余所写,于是通常是在半夜,喝着烈酒,听着maximumthehormone的歌来奋笔疾书。

与此同时,她还是一位颇具水准的业余画手:

她们把那些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了回来

她们把那些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了回来

纱仓最大的愿望是在下一部作品中,写一些和成人行业无关的题材。通过现在积累的名气,她有了去长期取材的资本,也逐渐知道了自己未来的路怎么走。

实际上纱仓远不是第一个把AV女优的身份作为跳板,来实现自己真正理想的人。2009年,日本历史最悠久的新闻社之一的日本经济新闻社入职了一位名为铃木凉美的记者。她有着非常耀眼的履历:应庆义孰大学环境情报学部本科,东京大学大学院情报学府研究生。其父是法政大学的教授,其母是翻译家。

看起来这是一个书香门第的姑娘找了一份好工作的普通故事,但在2014年出了岔子。著名的日本八卦媒体《周刊文春》爆出,铃木凉美在应庆和东大上学期间,以佐藤琉璃的名义拍摄过AV。

她们把那些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了回来

对此铃木凉美倒是毫不避讳,而且表示自己从来没有隐瞒过拍摄AV的身份,单位同事都知道。她当初参与了约100多部AV的拍摄,并非出于喜欢AV女优或者需要钱,而是在偶然认识了AV星探之后,想通过直接当AV女优的方式接触那个行业的人,来探究都市女性的心理状态。

最终她完成了硕士论文《AV女优的社会学》,2013年还得到了扩充和出版,成为畅销书。但文春的报道造成很大舆论影响,也造成了她从日经离职:毕竟日经不是一个小公司。

她们把那些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了回来

现在的铃木凉美

她们把那些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了回来

现在铃木凉美以作家的身份在舆论界活跃着,已经开始在东大进修博士课程,并始终关注女性在社会上的价值体现。而相对于她这种学术身份,更多的AV女优则用行动,争取自己在表世界的生存空间。

在开头的排名中,除了排名第二的纱仓真奈,排名第一的明日花绮罗与排名第三的三上悠亚也都是AV界大手SOD(SOFTONDEMAND)的旗下女优,而她们都正在证明,当红的AV女优除了努力拍片、陪酒、嫁人之外,还有别的法子生存。

熟悉的朋友可能知道,明日花与三上都曾是AV女优的偶像团体惠比寿麝香葡萄的成员,而明日花还曾担任队长。可以说这个团体的成功建立和运营,标志着AV女优完成了偶像化,有了持续挣钱的可能。

她们把那些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了回来

偶像化最大的意义在于,AV女优在出作品的同时,其实有更多的机会在社交网络或者线下活动中和粉丝互动。由于她们作为艳星天生的吸引力和话题性,可以说掌握了流量这个互联网的核心。

况且,AV女优带货可以说是男女通吃。男性自不必说,DVD、写真集和原味内衣都是绅士们所渴望的。而对于女性来说,那些人气最高的AV女优,也就是男性最喜欢的女性模样。为了提高性吸引力,很多姑娘也会模仿AV女优的穿着或整容方式。譬如明日花就曾荣获日本女性最想整成的容貌第一,甚至压过了当红女优桥本环奈和我们最熟悉的整容脸AngelaBaby。

她们把那些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了回来

流量充沛又好带货,就不难理解为何她们都在成立自己的品牌。在Instagram和Twitter拥有200万粉丝的明日花,其自有品牌whip❤︎bunny重点售卖性感泳装、连衣裙和一些小首饰,经常一开放购买就断货,而且已经远销台湾和香港。

她们把那些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了回来

于是,明日花也成为AV女优界有名的富豪,常常有新闻报道她在机场免税店豪掷几十万日元购物,或者花大价钱参与赌马。而诸如陪睡这样常见的AV女优暗黑传闻,从来没有发生在她身上过。

有钱之后明日花日程甚紧,拍片也就变得少了,而作为后辈,现在当红的桥本有菜和三上悠亚,无不以明日花为目标。

三上悠亚原本为SKE48(AKB48位于名古屋的分团)的研究生(约等于练习生),原名鬼头桃菜的她投身AV事业的时候,还以原偶像的身份掀起过不小波澜。但相比于同样出身AKB系统的橘梨纱(高松惠理)和山口理子(中西里菜)来说,她并没有只限于AKB的标签,而是不断折腾自己,始终保持了社交网络热度,现在已经有了160万的粉丝。

而她的自有服装品牌YOURS也显然在试图复制明日花的成功,与更加成熟的明日花相比,三上的形象更偏向于少女,因此她卖的衣服也偏青春和甜美系一些,并且同样取得了不俗的销量,经常断货。

她们把那些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了回来

过去我们说AV女优的悲惨,其实是在说她们牺牲了自己青春、健康、爱情和社会声誉,取悦了大家的同时却换不来一份可以持久的生计以及来自大众的尊重。

没钱,又委屈。

而今天,更聪明的年轻姑娘们开始懂得开动脑筋,用互联网、用AV女优这个身份所带来的谈资和特殊视角,来争取自己想得到的东西:钱、声望、社会价值甚至学术研究。

必须承认的是,现在仍然只有少数顶流AV女优能够实现这些,更多底层的她们仍然挣扎。但至少,一些新的模式和道路出现了,黑暗中,终于有了带来希望光,那些脱掉的衣服,终究会一件一件穿回来。

标签:女优
相关文章
热门评论
说点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