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奇闻网(www.totosay.com)收集最新世界奇闻奇事,灵异事件,奇闻趣事,UFO外星人,未解之谜,网络热点,娱乐八卦,门事件等文章,图片及视频。
当前位置:奇闻网 > 野史秘闻 > 古代史官都是据实记载历史的吗?古代史官的操守是怎样的?

古代史官都是据实记载历史的吗?古代史官的操守是怎样的?

来源:奇闻网 更新时间:2015-11-06 10:47

古代史官都是据实记载历史的吗?古代史官的操守是怎样的?今天奇闻网就为您揭秘古代史官的操守。文天祥在《正气歌》里,将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作为天地间正气的表现之一。这两则古代史官故事,都高扬了一种誓死捍卫直书实录的精神,一直是史家以及一切士人的榜样。齐太史的故事,见之于《左传襄公二十五年》,董狐笔的故事记载于《左传宣公二年》。这两则故事,已为人们所熟知,在此不再赘述。

齐太史、董狐之后,历代均有敢于秉笔直书的史官前仆后继,演绎了可歌可泣的非凡人生。

东晋中期,大司马桓温一手遮天,权倾整个东晋王朝,连皇上都不放在眼里。后来指挥淝水之战的谢安,当时名位不低,路上见了桓温的车队行进,也得扑地叩拜。谢安还以君臣称作二人关系,可见桓温权势之熏天。

古代史官都是据实记载历史的吗?古代史官的操守是怎样的?

公元369年,桓温率兵5万北伐前燕,在枋头(今河南省淇县东南)遭燕军突袭,晋军大败,死伤3万余人。在他的手下做参军的孙盛,写了一部晋代史书《晋阳秋》,如实记录了桓温所部在枋头被燕军痛击、北伐惨遭失败的经过,更批评了桓温为挽回面子,不顾国力民心,搞劳民伤财工程之行径。

孙盛著史有董狐遗风,极重史德,他坚信孔子作《春秋》,而乱臣贼子惧。史称,孙盛著的《晋阳秋》词直理正,咸称良史。

其时,桓温刚办完废立皇帝的大事废皇帝司马奕为海西公,立司马昱为帝(简文帝),没想到有人竟敢给他添堵。他读过《晋阳秋》后,怒不可遏,暴跳如雷。当时孙盛已告老还乡,他便威胁孙盛的儿子孙潜说:枋头一战固然失利,但决不像你父亲所写的那样。如果这部史书流传世间,将关系到你孙氏一门的存亡。意即要是不删改,后果很严重满门抄斩。

孙潜吓坏了,满口答应说一定请父亲删改。谁知孙盛不畏恐吓,不但不肯删改,还把儿子孙潜臭骂了个狗血喷头。儿子儿媳们见父亲难以通融,都跪在他面前泣血哀号,求他为全家老小的性命、孙家血脉延续着想,删改一下《晋阳秋》。孙盛依然不答应,态度更加强硬。儿子们无奈,便瞒着父亲,把书中犯忌之处偷偷做了删改,搞出了一个洁本,桓温看后很满意,这才躲过了灭门之灾。

谁也没想到的是,早有预见的孙盛事先将《晋阳秋》的定本抄写了两部,寄往前燕收藏。后来东晋孝武帝司马曜辗转从辽东得到了这部书稿的原本,桓温篡改历史的企图终未得逞,历史的真相得以传世。

南北朝齐武帝时期,刘祥奉旨撰《宋书》,讥斥禅代。而齐高帝萧道成代宋自立为帝,就是打着禅让的旗号(其实是萧道成派兵入宫逼迫宋顺帝刘准禅位的),这当然使齐武帝萧赜不满了,暗下决心,找个机会收拾刘祥。

机会被刘祥自动送上门了。多愁善感的刘祥感于朝廷中的有识之士频被贬斥,于是作了《连珠诗》十五首抒怀寄愤,内容多怨刺之语,被御史中丞任遐等人上书揭发。齐武帝观诗大怒,当即把刘祥贬到了当时很荒凉的边城广州。刘祥在流放地抑郁而死,时年39岁,未届不惑之年。

梁武帝萧衍的皇位,也是来路不正。501年,时任辅国将军、雍州刺史的萧衍,拥立南康王萧宝融即位于江陵,是为和帝。后来他起兵攻下齐国首都建康,东昏侯萧宝卷被建康守将所杀。萧衍遂自为中书监、大司马、录尚书事、骠骑大将军、扬州刺史、建安郡公,总揽朝政。第二年又进位相国,封为梁公,不久又进爵为王。随后,他逼萧宝融禅位,自己坐上了龙椅,改国号为梁,成了梁国的开国皇帝。梁武帝手下有个奉朝请(一种闲职文官),名叫吴均。吴均是南朝梁时期的文学家,其诗文自成一家,常描写山水景物,称为吴均体,开创一代文风。其代表作《与朱元思书》,是脍炙人口的佳作,流传千年。吴均写了一部史书《齐春秋》,把萧衍称帝的经过如实写入。萧衍看了《齐春秋》,火冒三丈,下令罢去吴均官职,并将《齐春秋》付之一炬。

北魏政治家、经学家、史学家崔浩因编修《国书》而致使包括他在内的上千人丢了性命,更是令人扼腕。

439年,魏太武帝拓跋焘为了让自己的丰功伟绩传于后世,下诏令崔浩编纂北魏的《国书》,要他综理史务,述成此书,务从实录。太武帝下诏让崔浩修国史。崔浩不负所托,用10年时间完成,本着直笔写史的原则,尽述国事,备而不典,把北魏皇室的丑闻秘事皆收录其中。并刊石立衢。由于《国书》尽述拓跋氏的历史,且石碑立在通衢大路旁,引起往来行人议论。鲜卑贵族看到后,纷纷指控崔浩坏透了,有意暴扬国恶。

众口铄金。魏太武帝拓跋焘忘记了自己曾令崔浩务从实录等语,下令将崔浩及秘书郎吏以下参与修史的128人全部处死。

450年,崔浩等人被杀害。崔氏家族及与其通婚的范阳卢氏、太原郭氏、河东柳氏等,尽遭灭族,上千名无辜的人死于这场屠杀。这一血案,史称国史之狱。

正是由于有这些彪炳史册的史官,置生死于度外直书史事,才使许多历史的真相不被湮没。

当然,历史上的史官中,也有害群之马,北齐中书令兼著作郎魏收就是其中的一例。魏收当年奉诏编修《魏书》,死后竟因曾著此书而被掘墓弃尸。

洋洋大观的中华史籍中,《魏书》是名声最差的一部。《魏书》共一百三十卷,主要由魏收操刀写成。魏收好色贪财,奔走权贵之门,品行不端,喜凭个人恩怨对历史人物进行褒贬。魏收在著《魏书》时,将北齐视为正统,称晋为僭伪,将宋、齐、梁、陈及刘聪、石勒诸国列入外国传。虽说这赢得了北齐统治者的欢心,但南朝诸国及北魏的旧吏遗老却对魏收极为不满,恨不得诛之而后快。北齐亡后,魏收的墓冢被发掘,尸骨被弃于野外,其书也多被焚毁。

标签:历史 文化
相关文章
热门评论
说点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