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奇闻网(www.totosay.com)收集最新世界奇闻奇事,灵异事件,奇闻趣事,UFO外星人,未解之谜,网络热点,娱乐八卦,门事件等文章,图片及视频。
当前位置:奇闻网 > 未解之谜 > 超自然事件:德文郡“恶魔的脚印”

超自然事件:德文郡“恶魔的脚印”

来源:奇闻网 更新时间:2020-02-24 18:42

1855年2月,英国德文郡。这是当地历史上最寒冷的冬天之一,平均气温降至零下5度。附近的埃克塞河结了厚厚一层冰,以至于人们可以在上面举办了一场宴会。

2月9日的清晨,德文郡的村庄从长夜中苏醒。昨夜下了一场大雪。临近黎明时气温略有升高并下起了雨,但很快又降了回来。整个村庄被一层寒霜包裹。

当村民们进行每天的惯例时,注意到了一些不寻常的事情:在约四英寸厚的雪地上,出现了一串脚印。他们一开始以为是某种动物留下的,但仔细观察后发现这不属于任何一种熟悉的动物。脚印每个大小相当,之间间距相等。且更像是某种两足行走的生物留下的——但显然不是人类。

接着村民们听到消息,在德文郡南部的其他数十个村庄,也同样在今早发现了这些神秘的脚印。仿佛脚印的主人在一夜间经过了数十英里的路程,光顾了这些村庄。

然而奇怪的地方不止于此。这些一夜之间出现的脚印遍布村庄各地,并且脚印的主人似乎有特别的本领,仿佛能无视各类障碍一般。无论是房屋、栅栏、墙壁、干草堆乃至冰冻的河流,都不能阻挡它的脚步。一些村民尝试跟踪这些脚步但仍一无所获。

面对这一离奇的现象,流言开始蔓延。各地的人们开始谈论并恐慌:这样的脚印,并非动物或人类所能留下,这只有可能是“恶魔的脚印”!

超自然事件:德文郡“恶魔的脚印”


许多朋友可能像我一样,曾在各类“世界未解之谜”上读到过这个故事。事实上,关于“恶魔的脚印”是英国历史上著名的超自然事件之一。但关于一事件的原始资料少之又少。

关于事件的诸多疑惑一直困扰着我们。脚印是谁留下的?又是怎么做到的?难道真的是“恶魔的脚印”吗?

而威尔士的历史研究者迈克·达什就曾深挖了此事件,搜集了尽可能多的信息,并将成果写为论文The Devil's Hoofmarks: Source Material on the Great Devon Mystery of 1855

超自然事件:德文郡“恶魔的脚印”

迈克·达什(Mike Dash,1963-)曾深入研究了各类历史上鲜为人知的事件,其中包括美国黑手党和英国殖民下的印度等,并出版了多本著作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数码作家和研究者关于此事件的研究。使我们得以更详细地了解这一百年前的神秘事件。

(以下内容均来自迈克·达什的著作及其他资料。)


关于此事件的原始资料较少。其中最有价值的来自于是英国克里塞特圣乔治的牧师埃利科姆,他收集并保存了关于此事的一些手稿和信件。直至1952年一位历史学家和当地民俗学家调查此事时才被重新发现。

超自然事件:德文郡“恶魔的脚印”

Henry Thomas Ellacombe,1790-1885

而能找到的关于“恶魔的脚印”的最早的记录则是一份当地报纸《西部名人与家庭报》(The Western Luminary & Family Newspaper),于1855年2月13日的报道了德力士(Dawlish)的神秘的脚印。

超自然事件:德文郡“恶魔的脚印”

根据资料,这些于2月8日至9日夜间脚印分布的范围广大,主要在德文郡(Devon)的东部,埃克塞河沿岸及其南部的广大地区。这里的各个村庄都出现了关于神秘脚印的报道。(如图所示,标志出了发现脚印的地点)

超自然事件:德文郡“恶魔的脚印”

德文郡

超自然事件:德文郡“恶魔的脚印”

后来经测量计算,脚印走过的总距离达到了为40至100英里(约为60至160公里)。难以想象这是一个生物在一夜之间留下的。

而《伦敦新闻画报》(The Illustated London News)于2月24日刊登了一篇新闻,由一位自称是来自于南德文郡的记者所写。他在文中讲述了2月8日在许多村庄里发现的脚印,以及一张脚印形状的草图。这份信件被认为是此事件的重要证据。

超自然事件:德文郡“恶魔的脚印”

超自然事件:德文郡“恶魔的脚印”

刊登于《伦敦新闻画报》上刊登的恶魔脚印

图中的脚印形状呈类似马蹄铁的U型,他还在信中描述道:

...
星期五早晨,积雪很薄的雪地上出现了很多脚印。看上去像是驴的蹄子,长四英寸,宽约二又四分之三英寸。但不像动物那样,左边一步右边一步地行走,而是所有脚步都在一条线上。每个脚印之间相距八英寸或更长。而在每个教区发现的脚印形状的大小,步幅的长度都完全相同。
这位神秘的来客一般只在每个花园或院子里经过一次,在上述几个城镇和农庄里的几乎所有房子都是这样;这些有规律的脚印有时越过屋顶、干草堆和十四英尺高的围墙,却没有碰到两边的雪,也没有改变脚步的距离,仿佛这堵墙并没能挡住脚步前进。那些有着高高的栅栏和围墙的花园,同样受到光顾。

他还提到了脚印的一个特殊之处:被脚印踩过的雪仿佛“与灼热的铁接触过”一样,露出积雪下的地面。

他还宣称脚印的轨迹是两条直线,在埃克塞河附近相交。

超自然事件:德文郡“恶魔的脚印”

在这之后,另一位叫作马斯格雷夫的牧师也给《伦敦新闻画报》写了信,提供了发现于卢斯库姆和南德文郡的脚印更加详细的描述。并指出上一份报道有不合实际的部分。

用尺子量了之后,我们发现每个脚印之间相距都是八英寸半,就在同一天,我们的一个了解自然历史的熟人,刚从太平洋回来。我们测量了他的花园里与教区的相似的脚印——两地之间相隔一英里半。发现脚印也恰好是八英寸半。我认为这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最令人困惑的情况之一。

超自然事件:德文郡“恶魔的脚印”

马斯格雷夫牧师绘制的脚印

超自然事件:德文郡“恶魔的脚印”

A与B为埃利科姆牧师手稿中发现的脚印的绘画,有着被认为是爪子的痕迹。以及与《伦敦新闻画报》上刊登的脚印的对比

他认为这是袋鼠留下的,但也表示自己对此也没太多把握。而在2月16日《泰晤士报》也报道了此事:

在德文郡南部的托普沙姆、林普斯通、埃克斯茅斯、泰格茅斯和德力士等城镇,发现了大量的极为奇怪和神秘的脚印,引起了相当大的轰动。
...
在林普斯通几乎没有一个花园看不到这些脚印。足迹看上去更像是两足动物的,而非四足动物的脚印,而且脚印之间的距离通常是8英寸。形状很像驴的蹄子,长度为一英寸半,有些会达到两英寸半。

这些脚印的另一个特殊之处在于,其主人似乎能越过各类障碍留下脚印。这在许多报告中都有提到:

如在《西部名人家庭报》中:

自最近的暴风雪后,某些动物留下的脚印在当地居民中引起了骚动。
......
使这一问题更难解的是,有着12英尺(约3.6米)高的围墙的花园被踏过,灌木丛和步道却没有任何损坏——那动物一定是跳过了墙。它还在教堂的院子和墓地之间留下了脚印。
许多人已经追踪了脚印几英里,但目前仍无法解开这个谜。 有一些迷信的人画了几张长长的脸,说一定是这个老头留下的;还有人则猜测是从移动展览里逃出来的猴子,腿上带着某些东西。但所有人都希望能解开这个谜团。

1952年出版的报告中:

在埃克斯茅斯附近的马利的一座房子里,可以看到二楼的窗棂上都有着印记(prints)。根据所有这些,以及我从可靠的目击者那里得到的更多的信息来看,人们认为某种有翼的动物从上面飞下来,穿过一段距离,然后又升高飞走了。

还有在马斯格雷夫牧师的信中:

一位从事科学的熟人告诉我。他曾在追踪脚印到了田地里的一个干草堆,但上面没有任何痕迹。而在它的另一边,脚印又重新出现并沿着原来的方向前进。同样的状况也发生在了一堵墙上。

同时,在克莱斯特圣乔治,还有人注意到了脚印的另一处异常。

在田野中,这些脚印突然中断,又再次出现。仿佛是鸟留下的,或是其他什么会飞的东西。

《伦敦新闻画报》记载:

在邻近的村子里,它穿过了一条六英寸宽的水管。

那么...要搞清楚脚印是谁留下的,就没人尝试跟踪这些脚印吗?

显然有人这么试过,但几乎都一无所获。根据埃克塞特和普利茅斯公报(Exeter & Plymouth Gazette)在德力士的报道:

一群商人和其他人带着枪和棍棒,花了大半天尝试追踪这些脚印。他们从教堂的院子里出发,他们从卢斯库姆走到德力士河,再走到奥卡兰。最终,经过漫长而疲惫的寻找,他们无功而返。

另外根据R·H布斯克的回忆,同样发生在德力士,一些猎人和村民带着猎狗顺着脚印来到一片树林,结果猎狗进去后又惊慌地尖叫着跑了回来,而猎人们也不敢上前一步。这一说法得到了当地一位牧师的证实。

另一位来自托基的圣玛丽教堂的“绅士”,同样也在花园里发现了神秘的脚印,并且与《伦敦新闻画报》上描绘的一致。他跟随着脚印走了相当长一段距离,最后来到了一个树桩下。他在那里发现了...“一只巨大的蟾蜍。”


所以...脚印可能是什么?

埃利科姆牧师在发现脚印后写信给了著名生物学家理查德·欧文,得到的回复是那可能是獾。除此之外,在最初报道此事件的新闻中,就有人做出了各种动物的猜想,如猴子等。但很显然,如果新闻刊登的脚印是当地常见的动物留下的,显然不会引起如此大的反应。

超自然事件:德文郡“恶魔的脚印”

几种有嫌疑的动物:鼠,水獭和獾的足迹,与“恶魔脚印”的对比

而马斯格雷夫牧师在信中称,这可能是从附近一所动物园里逃脱的袋鼠留下的。但他之后也承认这一说法并无依据,目的只是为了减缓人们对“恶魔”的恐慌。

即使先把这些脚印的其他神秘之处搁置一旁,再看一眼脚印的图案。

超自然事件:德文郡“恶魔的脚印”

正如马斯格雷夫牧师再信中所描述的那样:

令人费解的是,考虑到脚印的大小,就像我们已经观察到的那样,那个“动物”一步只留下一个脚印,就好像是钻子钻的孔一样。

正常的动物显然不会留下这类型的脚印。那只有可能是恶魔...行走方式很奇特的恶魔。

超自然事件:德文郡“恶魔的脚印”

一种名为“布尔”(Buer)的恶魔,有着狮子的头和五条腿,可以向任何方向行走

而英国作家杰弗里·豪斯霍尔德(Geoffrey Household)则在他的书The Devil's Footprints中提到了一个有趣的猜想:这些脚印是一个附近船坞逃脱的实验气球留下的。气球的一端系着一个马蹄铁型的物件,气球在随着风飞过德文郡时留下了这些“脚印”。这一理论虽然能解释为什么屋顶上出现的脚印,但仍有难以自圆其说的部分。况且这个想法听起来就不怎么靠谱。

超自然事件:德文郡“恶魔的脚印”

所以...事实究竟是怎样的?“恶魔的脚印“是真实的吗?

需要注意的是,尽管德文郡各地都出现了脚印的报告,但并非所以对脚印的描述都是完全一致的。如来自南德文郡的信中对脚印尺寸的描述:“长四英寸,宽约二又四分之三英寸”“步幅约八英寸”

但在2月13日对事件的最早报道中却写道:

这些脚印非常奇特:它们约有三英寸半长,两英寸半宽,形状完全一致,像驴的蹄子。步幅约为一英尺,很有规律,很明显是两足生物的脚印。

事实上,各地对脚印的报道在各类细节,如大小、形状,发现时间上也有所出入。例如一开始“南德文郡的记者”提到的,脚印完全沿直线前进的说法,并没有在其他报道中得到证实。

正如迈克·达什所说:尽管这些脚印有相似之处,但“考虑到脚印的形状、步幅和发现日期的差异,我们不必假定所有的脚印都是由同一种动物、以同一种方式或同一群恶作剧者留下的。”而关于其中一部分脚印,他认为可能是跳鼠留下的。

超自然事件:德文郡“恶魔的脚印”

《伦敦新闻画报》刊登的其他脚印

超自然事件:德文郡“恶魔的脚印”

迈克·达什整理的所有的关于脚印的报告

这似乎可以解释为什么脚印一夜间踏过了那么多地方。脚印主要发现于农村地区,而当人们在在自己家附近看到奇怪的脚印时,很容易联想到报纸上的新闻。在没有确认的情况下,以为这也是所谓的“恶魔的脚印”。尽管他们之间可能并无联系。

与此同时,还要注意的是新闻的可靠性。在那个信息流传远不如现在通畅的时代,不准确的新闻报道可能是谣言产生的源头。

迈克·达什得出的结论是“没有一个理论能彻底解释这些脚印的出现。”如果那部分新闻报道的描述属实,即脚印的主人有飞檐走壁,完全沿直线行走等本领的话,这确实是一个难以解释的超自然事件。

但事实上这一谜团之所以未解,更多的是由于原始资料稀少,距今年代久远造成的求证困难所导致的,无法确切得知当时情况的原貌。而非事件本身的异常的部分。

超自然事件:德文郡“恶魔的脚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