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奇闻网(www.totosay.com)收集最新世界奇闻奇事,灵异事件,奇闻趣事,UFO外星人,未解之谜,网络热点,娱乐八卦,门事件等文章,图片及视频。
当前位置:奇闻网 > 历史解密 > 毛泽东访苏怒称“我再也受不了了”是怎么回事?

毛泽东访苏怒称“我再也受不了了”是怎么回事?

来源:奇闻网 更新时间:2015-10-10 10:42

中国和苏联的外交及情谊不是几句话就能说得清的,苏联也是当初与中国建交的第一人,但是曾经有一次毛泽东访苏时怒称我再也受不了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下面奇闻网为您解惑。

毛泽东访苏时,有人建议把精通俄语的岸英带来做翻译,毛泽东断然拒绝。

毛泽东也在为与伟大导师的会面做着类似的准备。他很紧张,各种各样的想法,包括最不可能成为现实的种种担忧。他急于见到斯大林,当面向他祝贺他的70岁生日,送给他自己亲自挑选的许多礼物。他想与斯大林进行长时间的会谈,也想与莫洛托夫谈一谈。不知出于何种原因,他认为莫洛托夫是一个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家。另外,他也想在苏联休养一下,治治病。

他此行最大的愿望是,在中苏两国间达成一项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并获得3亿美元贷款。他随身带着一个以陈伯达为首的一群官员组成的工作小组。

除了陈伯达以外,毛此行只带了一个名叫叶子龙的秘书,另外还带了警卫处处长汪东兴、警卫员李家骥和翻译师哲。师哲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曾在苏联生活过很长时间,精通俄语。他的俄文化名是米哈伊尔亚历山德罗维奇卡尔斯基。

柯瓦廖夫曾建议他把精通俄语的岸英带来做翻译,毛断然拒绝。虽然他已经宽恕了这个犯上作乱的家伙,甚至欢迎他和他的年轻妻子每个周六来中南海做客。岸英是在1949年结婚的,媒人是刘少奇。

12月初,在罗申大使和柯瓦廖夫的陪同下,毛泽东离开北京。柯瓦寥夫回忆道:解放军严密地警戒着从北京到中苏边境的全部铁路线。在毛的列车行将通过的这条线两侧,每隔50米就有一个士兵在警戒,一律面向外侧从北京到奥特堡尔车站,携带自动武器的士兵们排成了一个连续不断的漫长的人链。如此如临大敌的警戒并非无的放矢。尽管采取了如此严密的安保措施,在天津附近的铁轨上还是发现了一颗手榴弹。

毛泽东访苏怒称“我再也受不了了”是怎么回事?

车站欢迎仪式上的讲话并没有引起热烈的反应

12月16日正午,装饰着中苏两国国旗的毛泽东的专列驶进了雅罗斯拉夫尔车站。天气很冷,欢迎仪式极其枯燥和流于形式。参加欢迎仪式的那些人显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好。他们应该拥抱或亲吻毛泽东呢,还是仅仅握手了事?不要忘了,直到那时为止,对他们来说,在正式场合毛一直是先生,而非同志。进了站台之后,他转向莫洛托夫和其他苏联政府的高级官员,说了声:亲爱的同志们和朋友们!但这句话并没有引起热烈的反应,一切都是生硬的和拘泥于形式的。气候和仪式一样不友好:酷寒的天气使人脸颊生疼,刺骨的寒风呼啸着。因为太冷,欢迎仪式只好缩短时间。

当晚六点,他受到了斯大林的接见。这次会面为时不长但很不寻常。斯大林首先谈了谈世界和平的前景,然后就把话题转到了最让他放心不下的问题即新民主主义及其与社会主义的关系上面了。他毫不含糊地强调说:中国共产党人应该顾及民族资产阶级的利益。他也试图软化毛对西方世界的严厉的立场,指出:你们没有必要挑起与英国人的冲突关键在于,不要急于挑起冲突,而应避免冲突。毛不得不再次安抚斯大林,说迄今为止他们既没有触动民族资产阶级,也没有侵犯外资企业。

这次会晤之后,毛在姐妹河郊外别墅无所事事地待了四天半。斯大林也不再邀请他,毛不知道斯大林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莫洛托夫、布尔加宁、米高扬和维辛斯基礼节性地拜访过他,但与他们的谈话显然不能令毛满意。

这些面谈时间都很短,都是纯粹礼仪性的官样文章。苏联东道主的行为暴露了他们对毛的某种不信任和莫名的戒心。他们(指莫洛托夫等人)来了一小会儿,坐在椅子边上。柯瓦廖夫后来回忆说,不光是这样,每当毛请他们吃饭的时候,他们都彬彬有礼地谢绝,接着就走了。这也侮辱和触怒了他。

我来了这里,就是吃饭、睡觉、拉屎。我是干什么来的?.........

在12月21日,也就是斯大林生日这一天,毛不得不去莫斯科大剧院参加庆典。这时的毛特别焦虑,全身颤抖。为了避免头晕,他不得不吃了几次阿托品。马上就要由他发表赞美伟大的领袖和导师的简短致词了,恰在这时他的感觉尤其不好。唯一使毛平静下来并给他些许安慰的是,斯大林安排他紧挨着自己的右边就座。然而,对这次庆典和庆典上的佳肴,毛都不欣赏。与斯大林的手下不同的是,毛那天喝酒很少,俄国菜肴也提不起他的胃口。

但是,真正令他痛苦的是下面这个事实:盛宴之后他再次被送回他的郊外别墅,在接下来的三十天里他一直见不到斯大林!在这些日子里他参观了莫斯科汽车厂,去了列宁格勒,参观了那里的阿芙乐尔号巡洋舰和埃尔米塔日博物馆,还看了很多历史题材的苏联电影。另外,他还看了克里姆林宫的医生。元旦前三天,他感到牙痛,他还看了皮肤病专家。他的两个腕关节很长时间以来一直发痒,还不时出现皮疹。但是他最需要医生治疗的是血管神经官能症。然而,医生们对此也帮不上什么忙。他们能给他开的全部处方就是:戒烟,做按摩,晚上泡松针澡,服维生素B1,定期进行户外散步,定期注射鹿茸精,以及定时吃饭。

1950年2月4日,彼得教授(克里姆林宫医疗卫生局局长)、弗拉基米尔尼古拉耶维奇维纳格拉多夫(斯大林的私人医生)、亚历山大米哈伊洛维奇格林施泰因、叶甫根尼康斯坦丁诺维奇谢普、费多尔尼古拉耶维奇格林恰以及毛泽东的主治医生ЛИ梅利尼科夫对毛泽东进行了第二次会诊。他们建议毛限制在晚上工作的时间,每天出去散步哪怕一个小时或半个小时,还建议他少吃肥肉和鸡蛋。这次会诊已经不再坚持要他戒烟了,而只是建议他少抽烟。

标签:苏联
相关文章
热门评论
说点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