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奇闻网(www.totosay.com)收集最新世界奇闻奇事,灵异事件,奇闻趣事,UFO外星人,未解之谜,网络热点,娱乐八卦,门事件等文章,图片及视频。
当前位置:奇闻网 > 灵异事件 > 长篇灵异故事之御猫使 吓死我了!

长篇灵异故事之御猫使 吓死我了!

来源:奇闻网 更新时间:2019-02-03 16:59

1

赵耿不记得这是第几次看到那女孩了。

花鸟市场B区9巷164号摊位,赵耿每星期都会来这里买几尾金鱼,有活蹦乱跳的紫龙晴鱼,也有色彩斑斓的蝶尾鱼。不知什么时候起,摊位对面新开了一家宠物店。

渺渺猫舍。

那女孩就坐在店里面。

头发很长,长得几乎要达到膝盖,漆黑柔亮得像缎子一样。她总是光脚在店里地毯上走来走去,身边围着一群喵喵叫的猫咪,有时她会蹲下来,抱起一只猫亲昵地碰碰它的小鼻子,眯起眼睛笑。

她长得很漂亮,笑起来会不经意露出小女人的媚态。

那画面实在太过美丽,让路过的人群无一不为之侧目,赵耿当然也不例外。

他与那卖鱼老板相熟,通常是一面与之闲谈,一面将注意力放在对面的猫舍上。

看那女孩漫不经心地逗猫,漫不经心地与客人搭话,再漫不经心地对着窗面发呆。

她总是一副很困倦的模样,打哈欠,揉眼睛,双眼雾蒙蒙的,好像没什么焦距的样子。

有好几次她这样的态度都惹得前来询问的客人发怒,但只要她那双眼睛淡淡地往对方身上一扫,那人就像是中了魔似的,满腔怒火都没了影子。

赵耿不自觉被她吸引了目光,整日失魂落魄的,满脑子都是她俏丽的身影。

却一直苦于没有机会与她相识。

赵耿今年二十四岁,男,未婚,职业是摄影师。他向来自恃身份,不屑于像那些街头混混一样与女孩搭讪,因而十分苦恼。

但很快,这个机会来了,他偷偷拍下的女孩与猫嬉闹的照片获了奖,当收到通知书后,赵耿简直可以说是欣喜若狂。

以此为契机,赵耿终于结识了那名叫程渺的女孩。

耶?获奖了?

程渺当时的反应是这样的:有些发懵地接过照片,食指轻轻卷着发梢,表情不解。

很普通的照片啊,这样也能获奖,评委的眼光还真一般。

赵耿的脸色有些菜。

但他还是竭力维持着面部平静,微笑着对程渺说:那当然是因为你很漂亮了,年纪轻轻就在外面开店,一定很辛苦吧。

哪有年纪小,我今年都二十一岁了好不好?程渺气鼓鼓地嘟起嘴,眼睛瞪得圆圆的,长得小又不是我的错。

赵耿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好起来。

他想,还真是孩子气,大概才刚毕业不久吧,童言无忌。

更何况,他喜欢这个女孩儿,她身上那种慵懒气质,令赵耿为之着迷。

2

两人认识长达一个月后,由于赵耿没事就爱往猫舍跑,他与程渺终于相熟了些。女孩按捺不住好奇,就问他:为什么每次你都只站在门口,不进店里来?

赵耿有些尴尬地抓抓头发,那个,呃,我

嗯?

其实我对动物身上的毛发过敏赵耿吞了吞口水,紧张地注意程渺的反应,又赶紧补充,所以,就算我很喜欢猫,也只能远观不可近碰。

哦。程渺似笑非笑,倒也没戳穿他。

过了一会儿,像是闲得无聊,她顺手拿起一份当天的报纸,右手还往嘴里送着松饼。

那姿态闲散随意,真是说不出的妩媚,勾得赵耿心里痒痒的。

可还没等他想完,却见程渺拧起眉,气愤地跳起来把报纸往地下一摔,怎么会有这种事?天杀的畜牲,简直猪狗不如!

这是赵耿第一次听见程渺骂脏话,不由愣了片刻,弯腰捡起刚才那份报纸,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从右下角豆腐块般大小的报道上,终于有些明了始末。

原来是说在某小区有人虐猫。

那人的手段显然是极其残忍,将四只出生不足一月的小猫全部虐死,死相之厉,简直惨不忍睹。更加令人无法原谅的是,此人竟然将死去的猫尸特地放在那只母猫附近,任凭丧子的母猫整晚凄厉地尖叫。

连赵耿看完这篇报道双手都有些发抖,更别提极度爱猫的程渺了。

女孩焦躁地在店内走来走去,像是感应到她低沉的情绪,原本围在她四周的猫咪们也纷纷哀戚地悲叫起来。

半晌,程渺像是下定决心般握拳,不行,我得去那地方看看才成。

赵耿冷静地拦住她,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去那儿又有什么用?

我,我只想去看看那只母猫程渺咬着下唇。

赵耿看到她的样子不禁心一软,可仍旧点清现实,报纸上登载的那处小区是法院军事住宅,一般人进出都要通行证的,你这样冒失地闯过去,保安又怎么会放行?

哼,反正总会有办法的。程渺白他一眼,我又没求你帮忙,你着什么急?

赵耿苦笑,好吧,如果你真要去,那店里怎么办?

这好办。程渺甜甜一笑,跑去沙发边打了个电话,按下免提键。

嘟嘟的等待音后,是电话被接通的声音。

喂?你找哪位?淡淡的女声传过来。

我是渺渺,现在有点事,你下午能不能过来帮我看店?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很干脆地咔嚓一声挂了电话。

程渺耐心地按重拨。

一分钟过后,电话再度接通,对方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我还在上课!你到底想干嘛?

我真的有点事要办啦,拜托拜托~程渺在这头撒娇,回头给你报告成果行不行?

对方思量了一会,两点我再过去。又挂了。

程渺转头向满头冷汗的赵耿眨眨眼,摆了个V字手势。

3

通行证的问题倒是很容易解决。

原来赵耿有个叔叔就住在这个小区,他撒谎说带女朋友过来逛逛,叔叔就打电话给警卫放了行。

虽然这蹩脚说辞免不了被程渺怒瞪一通,赵耿心里倒是爽得很。

两人沿途按着报纸上登载的地址寻去,却是连只猫影也没瞧见。程渺有些着急,赵耿安慰她:说不定已经被好心人给带走了。

带走?程渺冷笑,带去给旁人开膛破肚吗?言语间似是对人极度不信任。

赵耿有些不满,好歹是忍了,不想和她在这时起争执。

此时他们已走至最末栋房屋,四周静悄悄的,行人凋零,唯有树影在脚底摇曳,冰凉的冷风自周身刮过,骇得赵耿打了个喷嚏。

他觉得这情形有点儿诡异,忍不住加快脚步,身侧的程渺却忽地一滞,神情也跟着变得古怪。

喂,咱们快走吧。赵耿伸手去拉她,声音在发颤,我咋觉得有点冷呢

程渺用食指在嘴上比了个嘘的手势,然后她偏过头,对着赵耿身后学了一声猫叫。

那猫叫声装得惟妙惟肖,衬着女孩眯眼的姿态,赵耿刹那间如遭雷击,他终于知道程渺像什么了!她十足就像只猫!

墙角后慢慢拐出一只花斑的褐黄母猫,毛色脏脏的,眼神很浑浊,右脚一瘸一拐,嘴里赫然还叼着一具猫尸!

赵耿看得毛骨悚然,却见身旁的程渺眼泪刷地就流下来,蹲下来用手背捂住眼睛。

呜呜呜好可怜她哭得很伤心,为什么连个善待它的人都没有

赵耿的心也酸酸的,他拍拍程渺的背以示安慰,别难过了,我们给它做个窝,再把它的孩子给安葬了吧。

程渺黯淡道:没有用,现在的母猫不会让任何人近身,就算给它做窝也不会住,因为会沾上人类的气味。她抬起头,一双眼似寒星般冷凛,它再也不会相信人类了。

回程路上,两人的情绪都有些低落。

快要离开住宅小区时,赵耿意外被人叫住,他回头,有些尴尬地喊那人叔叔。

赵坤是个极易让人产生好感的男人,虽然年近五十,但由于保养得当,整个人显得容光焕发。此刻,他欣赏的目光就落在程渺身上,微笑着招呼侄儿:小耿,好久没见你了,上去陪叔叔坐坐怎样?

赵耿有些无措,他偷偷打量程渺的神色,见对方没有生气的样子,只好应承。

赵坤所居住的房屋格局为三室两厅,装修典雅洁净,客厅中央摆放着一个淡蓝鱼缸,各色金鱼在水草间游来游去,显得格外别致。

但不管怎么说,他独自一人住这么大的房子,总觉得空旷了些。

嗯,在奇怪我这个老头子怎么还独身对吧?赵坤一语道破程渺的疑惑,女孩有些不好意思,呵呵,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与前妻刚离婚而已。

哦。程渺说,她好奇地环顾四周,瞳仁轻轻一缩,笑了,你也养猫?

顺着程渺的视线看去,巴掌大的幼猫从窗帘后探出头来,傻乎乎地露出圆白肚皮,还屁颠屁颠地朝赵坤跑过来,倒是吓得赵耿惨白着脸后退两步,直到退到安全距离才松口气。

是啊,赵坤伸出手指去逗弄猫咪的下巴,眼镜片后的双眼却在发亮,猫是种很有趣的生物呢,我一直都很喜欢。

赵耿站在鱼缸前看了会儿,见程渺与赵坤相谈甚欢,一时心中警铃大作,连忙扬声唤道:渺渺,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又转身朝赵坤一点头,这次麻烦叔叔了,就不劳你送了。

程渺瞪他一眼,倒是依言站起身来向赵坤告辞,赵耿看着两人平常的态度,不禁暗中嘲笑自己的多心。

然而,眼角无意中的一瞥,他瞧见赵坤望向程渺背影时若有所思的表情,心底忍不住一阵阵的发寒。

4

赵耿试探地问程渺:你觉得我叔叔这人怎么样?

还成啊,程渺满头雾水,你问这个做什么?

呃赵耿努力组织语言不成,最终还是放弃了,他颓然地垂下肩膀,那个,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没出息?

为什么?程渺脸上画满疑问号。

我叔叔在我这么年轻的时候,事业就已经很成功了,现在更是处于巅峰时期,而我只是个二流摄影师

那有什么关系,程渺无所谓地冲他眨眼,人各有志嘛,就像我只是个猫店老板,可我就觉得这样很轻松,也很快乐。

说得也是。赵耿诚恳地笑,没想到最后变成你来安慰我了。

别在意那么多,生活会变无趣的。程渺打了个哈欠,慢慢揉着眼睛朝里屋走去,你就站门口帮我看店,我有点困了,想睡觉。

现在?赵耿吃了一惊,抬头看看外头的日光,神情越发无奈。

程渺转过身,眼波流动间,她轻轻捂嘴一笑:哪有猫白天有精神的。

没过几天,赵坤给赵耿打电话,你那个女朋友停顿了会儿,似乎在考虑措词,你还是放弃的好,那种女人,不是现在的你能掌控的。

赵耿冷笑:叔叔,我说你也管得太宽了吧?我与程渺之间的事同你有什么关系?

赵坤的嗓音依旧温和,不愠不恼,叔叔是为你好,怎么说我也不会害你不是那个女人,叫程渺是吧,她不适合

叔叔,你老实告诉我,赵耿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你是不是看上程渺了?

赵坤笑,你想到哪儿去了?做叔叔的怎么会抢侄子的女朋友?

知道就好。赵耿阴阳怪气,总之我们的事不需要你关心,万分感谢!

说完啪一声挂了电话。

想想又觉得不放心,顺着号码重打过去,对方却已占了线。

下午赵耿去花鸟市场找程渺,对方不在,看店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女生,穿校服,戴眼镜,挺不起眼的一个人,窝在沙发里看杂志,身边的猫咪罕见地安静着。

赵耿礼貌地杵在门外朝里喊:请问程渺去哪儿了?

那女生抬头看他一眼,没什么表情的。有人请她吃饭,她就去了。

他心里一咯噔,谁?

我怎么知道。女生没好气地撇撇嘴,你别老站在店门口,挡光。

那她还有没有说别的?赵耿不死心地前进一步。

四周的猫突然纷纷直起身子,笼内和笼外,细长的猫眼冰冷地盯着他看,闪闪发亮。赵耿顿时骇得脸色发白,战栗着从店门口退了出去。

沙发上的女孩取下眼镜,头痛地揉揉太阳穴,她伸手安抚怀里猫咪的下巴和颈项,将它们炸起的毛发都顺下去,于是乎,所有猫咪很快又恢复成原先一派懒洋洋的模样。

她拿起话筒拨通了程渺的电话。

喂,你在哪里?刚才那个赵耿又来找你,可能由于你不在,猫的情绪有些失控,稍微把他吓着了什么?要我负责搞定?你又不付我薪水,想都别想!噢,是赵坤请你吃饭啊这样,我知道了

挂掉电话,若无其事地用杂志挡住脸,瞥见门外迅速远离的某个黑影,女孩的唇角微微逸出一丝冷笑。

5

清晨,小区间还隐隐萦绕着雾气,四下一片朦胧,只能依稀辨清自己脚下的道路。

赵坤提早出门,衣着整齐,右手提着一只黑色塑料袋。路上偶尔有熟人与他擦肩而过,免不了一番客套的招呼,赵坤倒是好脾气,始终温和有礼地对人微笑。

这么早,出去买菜呢?路人寒暄。

是啊,没有老婆就这点辛苦。他满脸无奈地点头致意。

顺着墙面往左处拐去,周围道路越发偏僻,连晨雾也散发出些许瘆人寒意。赵坤不紧不慢地朝前走着,动作丝毫不懈滞,仿佛对周遭一切都视而不见。

片刻后,他终于走至最末一栋房屋,在杂草丛生的荒芜处将手中塑料袋用力一扔。

啪一声,强烈的撞击将黑色塑料袋压破,露出里面死状骇人的幼小猫尸,狭长的猫眼几乎要暴瞪出来,死死地怨恨地望向天幕。

赵坤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慢条斯理地将双手擦干净,姿态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优雅。

咔嚓,身后传来枯木树枝被踩断的声音。

少女的身形慢吞吞地自雾中显现,凑得近了,才见她一身黑衣,如瀑般的长发及膝,漂亮脸孔上嵌着一双珍珠似的眼,眉间还沾着丝丝水气,美得不似人间之物。

此刻,她正嘻嘻笑着:真不好意思,赵先生,我来得不是时候。

赵坤脸上却丝毫未见惊慌,他连眼都没抬一下,程小姐才真叫厉害,利用我那傻侄子来接近我,不就是为现在?

程渺笑了,咦,赵先生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反应得太快,所有对话都好像事先演练过一般,更何况,你身上带有记者的职业病,来到陌生场所首先就进行迅速打量和观察,那种神态我可太熟悉了。赵坤冷静地解释。

呀,看上去我准备得还不够呢,程渺调皮地吐吐舌头,就像个小女孩,那么,看穿我意图的赵先生,为什么还会让我抓住把柄呢?

赵坤沉默片刻,冷冷道:我有我的理由,与你无关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

好吧,咱们明人不说暗话。程渺甜笑着张开一只手掌,五十万,给我五十万我就当今天一切都没发生过,相信赵先生也不会乐意有媒体披露出你有虐猫的癖好吧。

她满脸笃定,现今网络上因虐猫事件已闹得沸沸扬扬,普通人还好说,若像赵先生这样的名人,成为众矢之的那可就得身败名裂了。我的要求很简单吧,对于赵先生来讲,五十万只是小CASE。顿了顿,程渺补充,还有,我要的是现金。

赵坤终于抬起头,沉吟片刻,他开口道:我还有一个条件。

是什么?

离开我那傻侄子,再也不要与他见面。

这个没问题。程渺耸耸肩膀,妩媚地对赵坤抛了个媚眼,反正我也对他没兴趣,得到钱之后,我立刻就会离开这座城市,再也不出现在你们叔侄面前。

好。

那么,今天晚上九点,我来你家拿钱。程渺向他飞吻一个,身形悄悄隐没在雾中,当然,你可以试着报警,不过从刚才起,你的一举一动都被我拍录下来了,如果明天我被抓的话,很快就能在电视媒体上看见赵先生你了。

赵坤紧紧抿着唇,几乎要把下唇咬出血来。

同一时刻,赵耿简直快要气疯了。

家里所有能摔的东西都给摔破了,闹钟、花瓶、陶瓷罐、玻璃杯鱼缸被他在愤怒之下失手打翻,廉价地板被磕出白痕来,湿漉漉地往外淌着水。

几条金鱼在地面奋力扑腾了两下,渐渐没了声息。

发泄过后,赵耿颓然倒下,掌心被玻璃碴儿割破也不去搭理。他感到愤怒,被亲近之人背叛后的怒气,随之而来的还有伤心,他那样喜欢的程渺,居然投奔了叔叔的怀抱

不!他不能相信!

赵耿双手握拳,脑中灵光一现,是了,按程渺那个单纯性子,也许真的只是去吃饭而已,他们其实没什么的。况且程渺也说过对叔叔没意思,一切都只是赵坤的一相情愿而已!和程渺完全没关系!

是的,都是他的错!

6

赵耿沉着脸前往赵坤的住处,他的袖子里藏着一把刀。

愤怒中的摄影师大脑一团乱麻,他不断安慰自己:我带刀并不意味着我想做什么,叔叔是我的亲人,难道我就忍心伤他吗?这次是他不对,我只要吓吓他,让他放弃程渺就好。

就这样,赵耿忐忑不安气愤又忍耐地敲响了楼下的防盗门。

结果却吃了闭门羹。

不管他按多少次的门铃,大门也不会哒的一声打开,愤恨之下,赵耿重重地朝大门踢了一脚,声响之大,惹得二楼阳台有人探出头来责骂。

赵耿沉默地蹲在墙角抽烟,吸了两口把烟蒂扔在脚下踩熄,然后他掏出手机,开始重复不断地拨打赵坤家的电话。

他命令自己不能再想下去,脑中那些翻滚的画面像是毒汁一样缚紧了他的心脏。

不,不,不!

此时是夜晚九点四十二分,第十四通电话居然被接通,赵耿耳边蓦然传来程渺的尖叫:救救我!赵耿救救我,你叔叔他

电话被仓促挂断。

赵耿的大脑一片空白,恰好这时有人下楼推门,赵耿乘隙从防盗门里钻进去,一路狂奔上楼。

大门居然没有锁。

他紧张得手心里全是汗水,黏稠得让人很不舒服,他把右手放在门把上,用力一推!

程渺站在高高的阳台上,黑发散开,赤足如玉,一张精致的脸孔上却布满仓皇。赵坤站在距她不远处,眼神锐利,步步紧逼。望见推门而入的赵耿,她的双眼折射出亮光。

赵耿救救我!她柔弱的模样就像一只楚楚可怜的小猫咪,泪水轻轻滑落脸庞,呜呜救救我,赵坤他想强暴我!啊啊啊

不愿让她控诉过多,赵坤突然一个跃起,在赵耿未能反应过来之前,猛地将程渺一把推落阳台!

赵耿瞪大双眼,眼睁睁地望着那名他心爱的女子被赵坤亲手谋杀。

这个贱人!赵坤恨恨地咒骂一句,回头见侄子极度憎恨地盯着自己,他轻轻皱眉,来不及解释,就见赵耿已满脸狰狞地扑了上来。

你杀了她!你杀了程渺!!赵耿肝胆俱裂,大脑里不断回放着程渺被推下阳台的瞬间,脸上那种绝望而悲切的表情,你这个杀人犯怎么不去死?

赵坤紧紧护着怀里的黑色手提箱,一把打掉赵耿的双手,怒斥道:你这个蠢材!你被那女人利用了知不知道!她利用你来接近我,接着再通过掌握我的把柄来向我敲诈!他迅速打开手提箱,让赵耿看一眼里面满满的钞票,语气有些急促,她威胁我要五十万,不然就把录像带放出去,可我怎么甘心白白便宜了她?!

赵坤握住侄儿的手,满脸诚恳:大哥大嫂去得早,小耿你又是我的亲侄子,从小被我带大,虽然不知什么原因近些年你与我十分疏远,但叔叔决计不会害你的!与其把这些钱给那个蛇蝎女人,还不如全部给你!

赵耿全身颤抖不止,你,你是什么意思?

孩子,委屈你了,你先带着这些钱去国外躲几年,等风头过了,叔叔再把你接回来,叔叔一定会帮你,到时候你就是首屈一指的摄影大师了!赵坤道。

你想让我替你顶罪?赵耿震惊地后退两步,难道,你一早就盘算好要杀死程渺?

赵坤冷笑道:自两个月之前起,每周一我家门口都会出现几只死状甚惨的猫尸,被媒体报道后居然不减反增,那时我就猜到肯定有人在针对我!从那时起,我就十分注意身边出没的陌生人当得知幕后黑手就是程渺的时候,小耿,你知道的,他温柔的语气与话语一点也不符,这种祸患不能留!

赵耿用手捂住脸,慢慢地,泪水自他指缝间渗出来。

就因为这种原因,这种原因你就能杀死程渺吗?!

小耿,我知道你怪我,但你就帮叔叔这次好不好?赵坤把装钱的箱子往侄儿怀里一推,眼中竟隐隐流露出威胁,你也是程渺死亡的目击人,届时如果我一口咬定你也有参与杀人,我们两个都别想跑!

如果如果我今天没来呢赵耿的声音因被手捂着,显得有些奇怪。

赵坤扶了扶眼镜,我已事先办理好护照。

是吗?赵耿忽然笑了,松开手,露出底下那张扭曲的狰狞脸孔,这样的话,我还犹豫什么呢

8

漂亮的花园里,碧草蓝天,穿白衣服的青年孩子般笑着,怀里抱着猫咪。

这样好吗?苏络离指指毫无察觉的赵耿,一直待在疗养院里,消失的记忆会不会在哪天想起来?

程渺用食指轻轻卷着发梢,微笑道:我可吞了他将近一半的灵魂呢,别说恢复记忆了,大概一辈子都只能保持三岁孩童的智力吧。

苏络离嗤一声笑,我倒没见过像你这样心软的猫。

是呢,不然我们怎么能做朋友?程渺嬉笑着环住少女,把头埋进对方的颈项,老半天,才深深叹了口气,那孩子,小时候其实很好的。

嗯?

又天真又善良,将当时重伤的我抱回家包扎,还为此挨了一顿很重的抽打,他把我抱在怀里,怎么也不肯放。程渺的声音充满怅惘,我不能饶恕他的过错,但总能帮他先把仇恨了结。

他现在这样不也挺好。苏络离笑着补充,纯白的生命,再也不用背负那些沉重的罪孽。

是啊,程渺再度扬起笑脸,你说我这算不算是猫的报恩?

当然,当然。

自古在传说当中,猫都是伴随着死亡与厄运而生。它们是死神的宠物,站在镰刀柄端眼神冷冽;亦是魔女的宠臣,随着满月的光辉尽情诅咒。

它们拥有吞食与撕裂灵魂之力,在六道间不断轮回,生生不息。

然而,它们的灵魂坚强又柔弱,你若曾对它一分好,它便将永世惦念。

所以,请不要轻易伤害这些生灵,否则请小心哪天猫又带着她的子民们,前来复仇。

标签:灵异故事
相关文章
热门评论
说点什么吧